首页  >  科技  >  腾讯教育的新战事

腾讯教育的新战事

摘要: 5月22日,在腾讯全球数字生态大会上,腾讯高级执行副总裁兼csig总裁唐道生正式发布了腾讯教育的整体品牌。在今年第二季度的财务报告中,腾讯也很少提到教育。但腾讯并不是唯一想成为教育基础设施的公司。20

腾讯高级执行副总裁兼csig总裁唐道生

芥川大豆10月10日报道

在过去的10个月里,中国互联网巨头的教育业务似乎同时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从百度撤出教育部门,该部门前总经理离职,网易教育产品部门与网易有道合并,以及字节跳动教育产品gogokid面临裁员...巨人的转变、调整和废除采取了不同形式的变化。然而,巨头们对教育的热情并没有降低。

如果你想为大亨们的教育事业选择关键词,最后一轮的尝试应该是“教育电子商务”,而这一轮的关键词将改为“基础设施”。

这些变化与中国互联网环境的变化直接相关。随着在线流量的增长速度放缓,互联网巨头的业务不再局限于商业中的信息链接,他们的触角伸向了离线。自然,拥有4万亿元市场和强大离线属性的教育部门是责无旁贷的。

腾讯在此背景下发动了一场新的教育战争。

5月22日,在腾讯全球数字生态大会上,腾讯高级执行副总裁兼csig总裁唐道生正式发布了腾讯教育的整体品牌。他说,教育事业的三个目标是帮助实现教育公平、个性和智慧。腾讯将出口其C终端能力和经验,提供连接器帮助企业服务用户,提高供需匹配效率,实现c2b2c闭环。在今年第二季度的财务报告中,腾讯也很少提到教育。

但腾讯并不是唯一想成为教育基础设施的公司。腾讯需要面对来自同一个强大竞争对手的挑战:今年阿里肯定会发布中小学“钉住未来校园”和“数字管理平台+校园智能硬件”的整体解决方案。与此同时,腾讯也受到了另一个竞争对手此前反复试验的警告:百度教育(Baidu Education)在2018年底提出启用教育产品和教育场景,但最终停止了。

腾讯在新的教育战争中将走向何方?

一个共同点是,互联网巨头推出的许多教育信息产品最初都是基于他们现有的社交产品。

无论是腾讯的qq家庭学校集团和基于微信的腾讯智能校园,还是阿里正在打造的未来校园。背后的考虑是利用核心社会产品带来的强大关系链和流动势能来复制线下师生关系,达到快速覆盖的目的。

与电子商务教育不同,电子商务教育是b和c,它试图站在中间,对连接进行模糊定位。互联网巨头现在想做的是通过引入一系列技术产品,在用户的帮助下,结合大数据、人工智能和云计算等基本技术能力,帮助教育行业实现数字化。具体形式可以是教育信息工具、技术解决方案等。,但它们都直接指向b甚至g。

“腾讯的教育服务于学生、教育企业和政府。它怎么能做得好呢?”腾讯智能教育中心主任崔李鹏表示,该中心主要通过技术资源的输出,即滕循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为各类企事业单位服务。

互联网巨头在教育领域的最后一次尝试失败源于他们对流量的迷信。类似地,拥有一个超大流量入口并不能给b产品带来成功。JD.com教育总经理钱Xi告诉芥子堆,交通只是一个必要的条件,内容和服务是基础,交通应该与场景相结合。

媒体人方浩在《下半年一切》中总结道,互联网下半年的核心是上半年完成了低端数字化,下半年完成了低端数字化,最终实现了数据在低端和低端的完全开放;上半年,竞争是为了丙方的运营能力,而下半年,竞争是为了乙方的服务能力。

教育基础设施业务的核心应该是通过技术和产品帮助B端和G端提高效率,并测试B到B的服务能力。如何解决教育产业数字化升级中长期存在的“信息孤岛”问题,开放不同产品之间的数据通信和连接。

“生态”正成为互联网巨头教育基础设施中的一个关键词。在他们的公开演讲中,他们更加强调合作和开放的平台。"我们希望有更多的企业落户并提供更有效的服务."阿林岭副总裁方永新告诉阿骨打说,他期待与硬件服务提供商和拥有高质量教育内容的企业合作。

实现并不容易。中国的教育信息化也经历了20多年的发展,其内部与不同时期、不同制造商和不同设计理念的信息化产品交织在一起。这种联系不仅包括同一集团产品系统内的联系,还包括与不同公司产品的相互联系。

困难不仅来自于如何连接外部产品,还来自于通过内部产品的困难。对于公司结构越来越复杂的腾讯集团来说,虽然顶层战略是一样的,但不同的业务集团和不同的公司没有什么不同,它们之间的业务协调和资源调动需要花费更多的精力来协调和合作。

然而,由于业务数量庞大,教育业务不可避免地会与现有业务产生利益冲突。前新东方在线首席运营官潘新曾经分析过百度教育。百度必须“连接”,将信息与人们的生态联系起来,成为“外部链条”,并在竞争排名中权衡自身既得利益。时任腾讯qq智能校园负责人王邵军也提到,qq和微信智能校园产品之间必须有竞争。

另一个广为流传的问题是,"曾经垄断互联网的互联网巨头们有没有b基因来应对工业互联网带来的变化?"唐道生在接受钛媒体采访时也坦承,与to c连锁相比,to b的业务流程尤其复杂,从合同管理、交付到合作生态等。,这与c语言无关。

“腾讯自身的内部流程需要大幅改变,才能有效开展最佳业务。”唐道生说道。

2018年9月30日,腾讯宣布了六年后的新一轮组织重组。在那次调整中,腾讯此前在几个bg(业务集团)中与云和互联网plus相关的业务被拆分重组,成立了新的业务集团csig(云和智能产业业务集团),并成立了其“腾讯教育(Tencent Education)”业务部门。

腾讯教育业务的变化首先反映在唐道生身上。这直接关系到腾讯csig成立后的战略战术变化和腾讯教育整体品牌的推出。

2018年11月13日,930后一个多月,唐道生在get2018教育技术大会“领导论坛”上发表了主题为“科学技术帮助教育学习实现未来”的主旨演讲。这几乎是腾讯第一次从bg的高层领导那里了解腾讯的教育业务布局。在接下来的2019年,被媒体称为“云之父”的前sng主席开始出现在越来越多的公开场合,参与演讲并接受媒体采访。

腾讯的教育业务逻辑过去只做两件事:联系和内容。今天的腾讯教育在商业逻辑方面没有太大变化,“连接”仍然是核心目标。腾讯为学校和机构提供统一的数据标准,并充当数据的“支持者”腾迅云副总裁兼腾讯教育副总裁王涛表示。

这种变化发生在腾讯教育内部。

腾讯整体教育业务部门的出现,整合了此前分散在6个bg的20多个教育产品,首次解决了腾讯分散教育业务的历史问题。另一个容易被忽视的关键是,在5月22日的新闻发布会上,除了腾讯教育的整体品牌,腾讯还发布了台湾和腾讯智能教育在智能教育技术领域的联合实验室。

腾讯csig的成立以及腾讯中国和台湾能力的开放,使得腾讯自己的教育产品能够相互沟通,并与集团其他业务合作。也有可能完成与其他教育合作的联合沟通,最终实现整个行业的沟通。这意味着腾讯可以在教育场景中发挥其移动支付和人脸识别的技术能力,而在线场景可以发挥其云计算、音频和视频的技术能力。这也是中国互联网巨头从在线延伸到离线的优势之一。

今天腾讯教育的总体结构可以概括。基本逻辑是成为一个连接器。底层是腾讯在云、人工智能、大数据和其他底层的技术积累。实现方法是媒介技术。支持单位是腾讯的其他业务集团。最终的展示形式是b教育产品矩阵。

唐道生曾表示,csig是腾讯to b战略的外部窗口,而其他业务集团则是强大的火力集团。“现在,每个业务团队都将主动寻找csig,并讨论如何输出他们的业务能力。”崔李鹏还表示,智能校园是腾讯在saas层的连接器。通过教育平台之外的各种教育应用,目前有许多第三方企业在该平台上开发,最终服务于k12学校。目前,有15,000所k12学校在使用。

完颜阿骨打(Akutama Dui)曾得出结论,腾讯在2019年推出了面向中小学的ai教学平台“腾讯祁智学校”,面向网络教育的“腾讯智学解决方案”,儿童编程平台“腾讯按钮”,ai英语产品“腾讯英王”,以及新工程品牌“腾狮学院”。

7月26日,腾讯英王首次亮相杭州。负责该产品的腾讯智能平台产品副总裁李学潮告诉芥川,腾讯英王源自ai翻译产品“腾讯翻译王”在人工智能翻译场景下,我们发现许多中小学生和大学生对英语学习产品有需求。

李学潮还表示,腾讯英王将与微信小程序连接,并计划开放腾讯智能校园,一起进入学校。"腾讯教育产品将在整个集团内进行链接,这种协调仍有很多."事实上,这也是腾讯重组带来的新的业务合作模式。

2019年1月9日,在2019微信开放类pro上,腾迅云宣布推出总值超过10亿元的小程序资源支持计划,为超过100万个小程序开发者提供免费云开发资源支持。微信团队评选的36个行业中,“最容易连接和组装的工具”包括学校和培训机构。

根据腾讯教育发布的最新商业数据,服务人口超过4亿,服务学校总数超过1.5万所,覆盖全国300多个省市教育局。服务的教育机构数量从50,000多个增加到70,000多个。根据2018年《国家教育发展统计公报》,有518,800所各类学校,学生2.76亿人。

腾讯教育正逐步接近其目标。

腾讯教育很少谈论竞争。

在接受芥川采访时,当谈到腾讯的智能校园业务是否会与传统制造商竞争时,腾迅云副总裁兼腾讯教育副总裁王涛告诉芥川,腾讯教育不是要取代传统制造商,而是要与他们合作解决问题。腾讯教育也有相关的成功案例。王涛表示,腾讯的教育业务目前并不急于商业化。

这直接关系到腾讯的整体战略。在腾讯全球数字生态大会上,腾讯总裁刘炽平提到工业发展正在从“开放生态”向“生态开放”演变。腾讯希望成为每个人的生态“合作者”和“助手”,而不是传统互联网行业的颠覆者。

腾讯一再强调,它不会作为竞争对手进入细分市场。然而,它也在这些领域投入更多,包括对基础技术的投资和对产品研发的持续关注。

在腾讯教育的两位副总裁中,腾讯教育现任首席执行官王帅曾领导qq大数据、音视频通信、腾讯视频云等产品的研发。目前,王涛主要负责探索健康云服务的产业链和生态系统。在他的介绍中,他还提到了他在生态布局方面的经验。

唐道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腾讯非常决心投资工业互联网和云,不会关注一年或明年的盈利能力。“我们仍处于快速扩张阶段。你越大,你在研发上能花的钱就越多。”根据腾讯第二季度财务报告,金融技术和企业服务收入达到229亿元,同比增长37%。

这一姿态的确给腾讯的教育业务带来了更多便利。金枝教育董事长郭超曾告诉芥川,微信校园智能卡的推出不会给原有的智能卡制造商带来麻烦,但会给他们带来一定的机会。“微信和支付宝一直在这么做,但他们做的是管道,他们只在门口做事情,而不是在里面,所以我们会和他们合作。”

腾讯的教育业务曾面临内部和外部挑战。对于重组后的腾讯教育而言,新一轮战争未来可能面临的困难可能主要来自内部,甚至包括教育本身。然而,一个可怕的即将接受教育的大亨一定不能携带太多的钱并持有很高的赌注。真正可怕的是一个有决心、有毅力、遵循教育规律的互联网巨人。


快乐8下注 贵州十一选五投注 黑龙江十一选五 快乐十分下注 江苏快3购买 湖北快三 快三网上投注